悦刻云白_悦刻电子烟代理

频道:悦刻电子烟官网 日期: 浏览:68

  今年7月份,黄晓亮在他位于江苏太仓市新华西路上的2家移动营业厅做了个新尝试,上架一个新产品——电子雾化器RELX悦刻。

  展示架不大,但这个有别于手机的“新面孔”,总会让来买手机的中青年顾客心生好奇,不时驻足询问。在一旁暗自观察的黄晓亮有种直觉,“这个生意有戏”。

  黄晓亮创立的“太仓贝文”在太仓市拥有26家中国移动营业厅,是中国移动在太仓市最大的运营合作伙伴。

  作为有20多年通讯零售和服务经验的人,黄晓亮是智能手机行业从诞生到成熟阶段的见证者,在此期间,他创立的公司也逐步做到了1.8亿元的年销售额。

  然而,面对近年来连续下滑的手机销量,黄晓一度非常忧虑,“光靠卖手机就快养活不了底下这些员工了”。

  而他找到的最有效的应对方法,就是引入诸如悦刻这样的新品类,将移动营业厅拓展成3C全品类店。悦刻云白目前,他已经将悦刻产品覆盖到了太仓市下辖的全部6个镇。

  在黄晓亮的店里,Beats耳机、VR眼镜以及进口的智能风扇等产品已经带来突破性的收益,而他对新入场的RELX悦刻更加充满期待,“高复购率的悦刻产品能给门店带来大量的人流,这对我们来说是最有吸引力的点”。

  对此,与黄晓亮合作了20年的赵俊有全面深入的观察和感知。赵俊是江苏蜂星数字科技有限公司的副总经理,肩负公司发展战略制定和销售管理等工作,需要时刻关注公司在江苏多达2500个合作伙伴,及10000家中国移动营业厅的发展情况,其中就包括太仓贝文。

  蜂星数科是江苏通讯分销领域的龙头企业之一,业务综合了中国移动手机终端供货平台、智能生态链供货平台、物联网终端供货平台、数字家庭终端供货平台,及中移金科“和包”金融分期资金平台等五大业务板块,公司年营收规模为20亿元。

  “手机行情持续下滑、运营商缩减补贴,我们作为渠道商的从去年开始就感觉到经营上的瓶颈,而类似太仓贝文的零售商也面对客流分散、租金上涨、疫情冲击等诸多挑战,怎么开拓客流、提升利润空间,以及有没有好的新产品,是我们同行之间经常交流的话题。”

  统计数据显示,2019年,国内手机出货量再度下滑近10%,消费者的换机周期拉长至23个月左右。但通常而言,手机在通讯营业厅的利润占比接近50%。

  “引入更多高毛利的产品,从单一品类和服务转向集合店”,赵俊认为这是通讯营业厅未来大概率的走向,而可以预见的是,符合“快消品模型”的电子雾化器在未来会是一个不错的爆发点。

  赵俊分析表示:“相比而言,电子雾化器的毛利率较手机行业来说,高出许多,同时这个行业还有着不错的复合增长率,也就是说,电子雾化器行业拥有高毛利、高复购率和高增长市场三大特点,所以我们判断未来这是个红利市场,仅在国内的规模就有可能达到千亿级别。”

  赵俊对RELX悦刻品牌同样笃定,他说,无论从产品的质量和创新、用户的心智占有率,亦或是RELX悦刻的公司理念、经营打法,以及用户的口碑来看,RELX悦刻是行业绝对龙头和独角兽,“非常的杰出和优秀”。

  特别的,同为电子产品,在通讯营业厅零售悦刻,两者表现出高度的适配性。赵俊和黄晓亮均表示:“在十几个店里铺上悦刻产品,也就几部手机的成本,这样轻量级、却有着无限可能性的项目,值得尝试。”

  据介绍,从今年5月份开始,赵俊作为蜂星数科RELX悦刻项目的牵头人,目前已经在蜂星的经销体系中开拓了300+悦刻零售店,用户复购率接近50%,而他接下来的目标是开拓1000家分销店。

  不过,让赵俊略感遗憾的是,公司没能赶上这个市场的第一波红利。相比之下,远在黑龙江省的七星手机连锁公司在更早的时候就有所尝试。

  “七星手机连锁”是黑龙江省规模最大的通讯零售公司,悦刻电子烟代理在整个省内拥有160家3C集合店及手机专卖店,年营收规模为40亿元,代理的手机品牌有华为、荣耀和OPPO等。王松涛在这一公司任职长达8年,负责公司产品管理等工作。

  王松涛介绍,冲着电子雾化器高毛利的特性,公司在去年就试水了一些电子雾化器品牌,一开始有些门店卖得还不错,但是后来受制于这些品牌产品质量不佳、售后服务空白及经营混乱等问题,最终结束了这次尝试。

  产品与品牌问题是此次尝试失败的症结,但包括王松涛在内的七星手机连锁公司的管理层,依然一致看好电子雾化器市场未来的前景。

  因而当有悦刻零售的合作机会找上门时,王松涛表现出了浓厚的兴趣。不过,这次他更为谨慎,毕竟在选择品牌上犯过的错误,他可不想再错一次。

  他当下立刻买来市面上能够买到的所有品牌,一共二、三十种,与悦刻的产品一起进行了一次测评。他惊喜地发现悦刻的各项指标均表现优异。

  于是,在2020年春节前,王松涛快速敲定了合作,在今年6月份,七星手机连锁店46个优质门店上架了悦刻的产品。

  虽然上架的时间不长,但王松涛觉着,3C渠道在销售悦刻上有着天然的优势,“拿着2、3千预算购买手机的人,更容易接受悦刻300+的价位”。而最为重要的是,面对新的产品和机会,无论是自己还是公司的管理层都更倾向于去尝试和探索。

  王松涛说:“这一点是公司得以从1家小店不断成长和壮大的源动力,而我们一贯秉持的发展理念认为,行业不会消亡,但企业会死掉,企业只有紧跟行业的变化和消费者的需求升级,才不至于被行业所抛弃。”

  黄晓亮、赵俊和王松涛缘聚于RELX悦刻,很大程度因为同一个人——爱施德一号机科技的CEO蔡军。

  在通讯领域,提起爱施德无人不知无人晓,作为国内通讯领域的四大分销公司,爱施德成立于1998年,于2010年5月在深交所成功上市,并以苹果特定产品线的中国代理等核心业务发展出分销、零售、通讯和金融等多元化业务,公司近三年的营收均超过500亿元。

  一号机科技是爱施德旗下的新业务平台,成立于2017年,面向非通讯产品和终端服务开拓分销业务,蔡军是此平台的发起人和合伙人之一。

  蔡军表示,一号机科技的成立既源于自己希望突破事业瓶颈的想法,同时更是通讯行业下行带来的危机感使然,“手机品牌从原来几十个萎缩到目前的几个,线上销售的占比也越来越高,这些因素未来对线下通讯的分销还是会有挑战,所以我们希望不断尝试新品类和新业务”。

  在过去短短三年时间,一号机科技实现了哈曼、大疆、索尼、极米、科大讯飞、SKG和天猫精灵等近10个品牌或国代或一级总代的合作,而在2019年初就十分看好电子雾化器赛道的蔡军,最终在2019年9月份与RELX悦刻达成了悦刻“无限”和“云白”系列的全国经销授权合作。

  “你很难用语言准确形容,因为这种差别体现在方方面面,整体的感觉是,别的品牌是在做生意,但RELX悦刻是在做事业,在面对行业的挑战和波折时,这种价值观会决定一个企业能否走得更远,而这点也在现实中得到了验证。”第三方统计数据显示,在历经行业政策变动和疫情的影响,RELX悦刻的市场占有率却从去年6月的44%上涨至如今的68.8%。

  不过,蔡军坦言,因为政策不明朗的问题,公司内部最开始对RELX悦刻经销项目呈现一边倒的反对声音,但在他看来,这更多源于公司内部对电子雾化器不了解。

  “我认为这个领域未来有无限的可能,随着政策逐渐明朗,这个新型烟草的赛道会有爆发性的成长,这是在已有的通讯或者非通讯数码领域再怎么努力也难以企及的,例如,我们仅用了半年时间,就开拓了1000家悦刻专卖店,销量也增长了8倍。如今国美、苏宁这样的大NKA渠道也入局了,我们不想错过这样的机会。”

  蔡军的这一看法与蜂星数科的赵俊不谋而合。在赵俊看来,目前国内电子雾化器市场已经颇具规模,而过去一系列政策法规也透露出,政策不是要将这行业“一棍子打死”,而是倾向于对行业进行引导和管控,“我对此持有乐观的态度”。

  诚然,在未知面前,所有人都会有着对不确性的担忧和恐惧,然而,机遇往往潜藏在未知的缝隙之中,而黄晓亮、赵俊、王松涛和蔡军已经决定将一切的思虑、洞察、判断付诸于行动,用未来来见分晓。